佛系百科全书

奥拉星/血界战线/国产动漫
圈地自萌的发电者
对热度过高的cp普遍没好感,麻烦别安利
骨科恋爱是雷,友情亲情选手
对官配cp有好感加成,不拆不逆
拒绝ky,拒绝diss我推
非过激厨,乙女只吃fgo/刀剑相关
极度厌恶三观不正的人。
以上。

【暗表】拼凑断音

文和标题一点儿关系都miu.
是给立方太太的贺文啦立方太太生日快乐wwwww
cp准确一点是魔→表.
突然森然的怨念xb
ooc预警!!!
邪神出没高能预警!!!
来自朝日和游戏王R的捏他注意!!!

OK?




————————————

当那个孩子捻起另一个男孩手里铭刻着独眼的金色积木块,犹带着浸泡入河水深刻的寒意接触了孩子指尖温软的热度。在那一瞬间赤色瞳孔的王猛然睁开眼,于漆黑的深渊里,从那唯一透出一丝光线独眼里窥测见孩子柔软的脸颊。

那是他并不熟悉的柔软,和囚禁自己冷硬的黑暗不同。那浅薄的温度就那么不带一丝痕迹的突入囚禁自己的这片漆黑,让他只是那一瞬就不顾一切的伸出手来,企图攥住那薄凉的温度 。

他的诞生理所应当……就只是为了保护这份温暖自己的温度而已。

【属于他的,独属于他的温度。】

【休想夺走。休想夺走属于我的,独属于我的他……】

倏而灼烫起来的念头,伴随积木最后契合的咔哒声响,赤瞳的王终是将身旁的黑色燃烧成了火焰,踏着黑焰灼烧殆尽身上残存冰冷的河水,朝深渊尽头伸出手。

暗的王在那一瞬间,在那一瞬间只是为了复仇而生,从而降临在这个冰寒刺骨的世界里。

以只属于他们的身体,从喉咙深处一字一句发出晦哑的絮语。

“黑暗的大门已经打开了.”



————————————

他的诞生是为了保护他。

“要来玩game么?”

再度睁开眼已然从自己的房间里转移到外面的世界,倏然间接管的身体还带着灼热的痛楚密密麻麻传向灵魂深处。来自另一个灵魂残存的在这具暂时被他接管身体里散乱的情绪,驳杂着痛苦和逆来顺受的容忍惧怕,此刻全部被他所接管。

他不悦的颦起了眉,或者仅仅用不悦,根本无法形容他喧嚣沸腾起来毫无掩饰的怒意。

“你违反了游戏规则。”

你违反了我的规则,黑暗之王的规则,伤害另一个重要的他的人不需要任何理由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那么,惩罚游戏,Mind-Crush!!”

接受惩罚的人跪倒在他的面前翻滚着凄厉哀鸣,他仅仅从上扬的锋锐眉角下斜瞥一眼,带着黑暗甬道浑浊气味的空气从鼻腔蔓延至肺部,他终是咳呛起来,捂住苍白的唇还有唇瓣旁细细密密的传来痛楚的伤痕。

不需要怜悯,对这个冰冷的世界。这个世界太冷甚至将他另一个温暖的灵魂都浸泡上了寒意,让他厌恶的寒冷,更不需要自己本就毫无暖意的灵魂去温暖。

他是魔王,被囚禁漫长光阴无尽的漆黑,就算此刻为了保护那个孩子而张开了羽翼,也不需要顾忌那些被他的黑色浸染灼烧掉的东西。

“仅此而已……你只需要在我的庇护下保持温度就可以了。”

仅此而已……把你的温度,全部给予我吧……



——————————————

他庇护着他,他是黑暗的王,一切阻拦他的人都会被他的漆黑灼烧殆尽。

然而总是会有意外发生。

他来自千年积木,被他的半身以八年的时光从破碎到完整,解放被囚禁在冰冷深渊里的他。他知晓自己的半身对千年积木是如何珍视所以放心的将其交予他,从未想到会有这一天,有人会将千年积木从他的半身手中夺走,将他的心从另一个他温暖的灵魂旁彻底剥离。

承载了古老光阴渗透入骨的寒冷,再一次无声无息的禁锢住了他。逼得他快要发疯却毫无办法,只能看着那黑暗的游戏一步一步夺走他温暖半身全部的心灵。

无法触及的,遥不可及的像是梦……。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具柔弱的躯体慢慢阖上浅紫色失去全部光泽的眼,苍白的指尖探出徒劳无功的试图接触积木冰冷光滑的纹理。

让他像是曾经那样不顾一切探出手来攥住孩子失去温度的指尖——

“再来一局game,我以这一颗心作为赌注!”

他睁开赤色的眼吐出独属于他的游戏开局,攥住千年积木的指尖泛起涩然的青白。

好冷啊,失去那个温暖灵魂的身体。让像是他这种被无数年光阴日日夜夜漆黑折磨的浸满了干涸血液的暴戾灵魂,都在这份彻心的寒冷里无休止的战栗起来。

好冷啊。没有了他所要保护的那个干净温暖的灵魂,他还剩下什么呢。

他还,剩下了什么呢!

好在最终他还是凭借自己的技术与若有若无的运气,赢得了这场恐怖的游戏。

被黑暗玷污的灵魂向被封印的龙之世界飞去,龙的世界只需要一个灵魂便足矣,他冷汗直流,蠕动苍白的唇瓣急切的伸出手。

“龙的世界只需要一颗心,我要把我的另一颗心取回来!”

他的狼狈在若有若无的烛火下没人看的清晰,所以亦无人知晓他在接过那颗散发着柔和光泽的心灵时浑身颤栗成了什么样子。

终于回来了……他的另一颗心……

只是一丝浅薄的暖意便让他心满意足,灵魂融入身体,他亦环抱起身体。

这真的是太好了。

没有失去他啊,他最重要的另一个他。

真的是没有比这件事更好的事情了……





——————————————

他知晓的是他的名字和他的一切,对于自己他除了知道他来自囚禁自己的那个金色积木,其他一无所知。

黑暗的王,实际上并不在意这些。

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便足矣,知道自己是为了保护他而存在就足够,他只要拥有他的温度便心满意足,他和他拥有同意的姓名,这足够了,这个世界上,已经再无其他可以撼动经历无数时光黑色的王者的心了。

他知晓自己的存在究竟是何,他为暗而他为光。理所应当他应当退于幕后将舞台交予另一个他,他才是应当被瞩目,而不是自己。

可人的好奇心,最终把他从幕后推倒台前。

他并不想被瞩目,并不想被注视。黑色的王从来都厌恶这个寒冷的世界,赤色的锋锐眉眼是为了裁决伤害重要的他才张扬的掀开幕布,让目光所及之处都焚烧殆尽。

他的愿望即是他的目标。

绝不松手,绝不留情。

那个孩子产生了疑惑,于心房边缘,隔着门犹豫的张望。他未曾伸手那他就无法伸出手来,从来都目标一致的他们,胆怯和唯我独尊是分隔他们无形的线。

或者说矛盾的只是他自己罢了。

想见他,又不想见他。

清晰的知晓自己是漆黑,渴求那片纯白却害怕玷污只能于远处眺望。明明知晓自己的渴求却隐忍不发,自心底嘲讽愈发寡断的自己,而后继续沉默着,凝视一片漆黑的心之房间闭上猩红色的眼。

他在,害怕着他。

他愈发清楚的,认知到这一点。




——————————————————

该面对的,无论如何还是要面对。

“另一个游戏,你感受到了吗。”

对面男人狞笑着毫不掩饰自己张狂的恨意,以金属傀儡为骨,从噩梦般深渊里召唤出来的,却是自己另一个灵魂的清晰的模样。

只是不复纯白而是漆黑,真正意义上的漆黑,曾经金色的额发都浸染了如墨喑哑的色泽。

他闭着眼感受不到气息,苍白毫无血色的眉眼在那浓重的墨色驳杂上晦暗的阴影。

漆黑的,无尽漆黑的毫无温度的。

“你,感受到了吗,这个以你那一个灵魂的负面情绪,从恶魔圣域里诞生出的邪神。”

“他恨你啊,夺走他的荣光,夺走他的一切。”

“你还没有感受到吗——他对你的愤怒,已经无法压抑了啊!”

对方的话是激将法,他敏锐的逻辑告知他。

对方的话不必在意,快击败他,那也不是你要保护的另一个自己。

对方只是想借此扰乱你的心绪,千万别上当!

他明明如此清楚为什么还是克制不住的颤抖,为什么还是控制不住的苍白了脸让冷汗一层层不断渗出——

原来如此惧怕的是他,原来害怕的从来都是他……?

他不愿失去他啊……无论如何都不愿啊!

锥心刺骨的话语,他几乎丧失了所有力气只是一遍一遍徒劳的阻挡另一个他的愤怒。

因为无论如何都无法下手,无论如何都……

他怎么才能对另一个最重要的他下手,怎么可能下的了手!?

他望着哪只苍白的几乎透明的手指对自己伸出,只能徒劳无功的凝视,然后闭上一向锐利的眉眼。





他以为要结束了却并没有因为他最后看见的是那个怯懦的被自己庇护的孩子不顾一切的冲破他设下的阻碍夺走身体的控制权声嘶力竭泣不成声的呼喊起来——

“我从来,从来没有恨过另一个我啊,我从来都只是,只是——”

他透明的灵魂在听清楚孩子捂住眼崩溃一般哭泣的字眼,霎时张开了因为惊讶而紧缩赤色的瞳孔。

“……我想我是,喜欢他的吧?”

赤瞳的王者无声无息的注视着悲戚哭泣的孩子,最终慢慢的勾起如释重负的笑容,伸手颤抖的抱紧了孩子蜷缩的身体将头埋入他脆弱的颈窝。

足够了。

就算以后真的会分别,这已经足够了……

——因为这是他珍爱的半身,这灵魂深处,以拼凑起断断续续的残音,给予他全部的暖意。

End.




评论(4)

热度(55)

  1. 今天抽到庐山云雾了吗?佛系百科全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