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百科全书

奥拉星/血界战线/国产动漫
圈地自萌的发电者
对热度过高的cp普遍没好感,麻烦别安利
骨科恋爱是雷,友情亲情选手
对官配cp有好感加成,不拆不逆
拒绝ky,拒绝diss我推
非过激厨,乙女只吃fgo/刀剑相关
极度厌恶三观不正的人。
以上。

泽天段子两篇包含打架。
嗯我没有咕。
咕。

1.
“爱是什么?”

尚且年幼的孩子问道,扬起头白色的鸟儿羽翼里携裹着天空,融入他眼底无声无息的那一片深蓝。

“爱是什么?”

记忆里曾经的少年回答了,微微笑着的,满怀恶劣将问题抛回给他。像是云又像是雾,他站在那里时红色的披风被掀起一个角。他问了所以他回答了。啃下一角柔软的合着甜腻的糖浆,掏空了内部,于是从完整的圈里看见他。

“爱是什么?”

年轻的精灵王将剑放下,记忆里被啃掉一角的甜甜圈还在他手上。他抬起手透过残缺的圆向上看。

你看,你看,天空啊。

是和你眼睛一样的颜色啊。

2.
压抑着呼吸和心跳,呼出带着温热的呼吸,被风吹拂回脸颊,泛起灼热而细密的疼痛。

断壁残垣堪堪矗立在荒原的一角,于夜色中,风穿过时发出呜咽的声响。
那些尚且还存在的,却不能称为活着的,在漆黑里睁开了眼。黑洞洞空无一物,亘古那般长久的凝视。

西泽尔扯了扯自己的披风,向上拉起一点,堪堪挡住夜晚的寒风。悄无声息的蜷缩于避风的一角,除却自己的呼吸,只剩下风绕着这片废墟,一遍又一遍,呼啸着盘旋。

握紧手中的剑,没有月色、没有星辰,却在他眼底折射出一片光。将他自己的面容映照了进去,于是他低下头,与自己对视。

快来吧。快来吧。默念着倒计时,毫不在意那些倒下的,喷涌出赤红色的枯骨。压抑不住的心跳,谁在永恒的寻找他,拖着剑,脚步声索绕在他耳畔。

咚。咚。咚。

枯骨万千,为了悼亡敲响了教堂的钟。这里却是世界的尽头,太阳和星辰永恒坠落。唯有半轮枯死的血月悬挂在张牙舞爪的枯木上,借着散开的乌云,照亮了同样赤红的眼。于一角窥视与他对视的蓝色双眼,同样深蓝色的瞳孔折射出绯色的光芒。

相互凝视,相互沉默。

血瞳的魔神缓缓扬起一个肆意的笑。

而那双蓝色的眼睛里仿佛有火在燃烧。

西泽尔和黑天打架?
可以有,刺激,我写了

#稀奇古怪的ooc意识流
#幻影冰宫剧情魔改
#脑洞来源是cp的一张打架图和一个小可爱和我絮叨的梗(。
#有战损描写注意。


刺耳的金属磨砺声炸起,伴随暴风灌入耳廓扼住喉咙抵上胸膛。堪堪错开贴着眼角划过的金属碎片,王眯起了赤金驳杂的眼,绯色的液体顺着他的额角缓慢流淌,滴落在纯色的长袍上,揉绞浸染,混杂成一片深浅不一的污浊。

早已待命的黑色棋魂扬起巨剑,堪堪遮挡住伴随狂风一同席卷来的尖锐碎片。黑色的火焰逐渐熄灭殆尽成灰,从召唤阵走出的人影终于停滞了一瞬,将碎裂的长枪收敛入鞘,抬起头来随着暴风向后飘扬的黑色额发,裂纹蔓延的黑色面甲应声崩裂。

压抑的气息回荡在这片被摧毁的古老祭坛上。染上了血,然后冷却,晦暗的日光映照,狰狞而沉默。互相注视,互相凝视。魔界的日光刺骨的寒冷,正如与王对视的那双眼,极其艳丽仿佛孔雀翎羽那般的深蓝,盛装在瞳孔里的却是冰封一片的荒芜。

王禁不住低声咳嗽起来。堪称狼狈的捂住了嘴,赤色的液体顺着指缝滴落。一味的防守到底带来了不可逆转的劣势。刺入胸口半寸又断裂的刃锋,比起伤口更加炽烈的痛苦却是他无声无息沉寂的注视,沉闷的像是要将心脏挤压破碎,无冕之王终于支撑不住弯下了腰,他剧烈的咳喘起来,殷红的血洒落在王座上。

所有的,所有的一切,从生命,再到灵魂,乃至与所谓的王的一切,他都愿意拱手送上。

他是他这辈子都无法松手的念想。终究成了一碰即碎的水中月。

偷偷摸摸问有没有人加自己好友(。
我们可以一起肝游戏啊(??

————————
后日补:
是个癫狂的pve选手。
boss怎么样都要自己打过去,可能是疯了吧.jpg

做了合集
乱七八糟的没有往里面塞
现阶段除了潜奥/奥拉中心基本上不会更其他的(。

占个tag方便找粮

分享mol-74的单曲《light》: http://music.163.com/song/481523514/?userid=427821134 (来自@网易云音乐)
↑听这首歌不受控制的脑洞
是泽天
一部分奥拉西泽尔友情
我好痛苦我需要小甜饼。
呜呜呜呜呜失声痛哭.gif

幻影冰宫里的一波分析。
总而言之给我这种感觉?
纯粹的剧情流,顺便我有个不太好的想法希望官方别走
奥拉星是个儿童页游我要坚强.jpg
命运八周年。
[命运]

奶中了修罗场。
对不起我先笑一会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吼吼吼吼吼吼
朋友吃不吃斗篷人x小奥拉。
这组也非常带感对不对。
就这剧情我可以脑十万字
震天动地的爆笑声.gif

  亚特兰蒂斯剧情妄想。
老粮,和朋友一起搞的。
战损梗。
主笔是写〖成疾〗那位,死活圈不到就算了(。
潜奥。ooc。
如果能接受请↓





后背突然被人用什么硬物重重一击,原本就未曾痊愈的伤口因变故再次生生撕裂,骤然炸起的尖锐刺痛让呼吸都停滞了一瞬间——少年却紧紧攥紧了五指,用了根细绳栓好挂在脖子上的黑白象棋。

尽全力逃跑着的人完全没注意脚下的木藤,仓促之间的重重巧合或者说是必然,顺着那道重击而来的外力猛然向前扑倒。下意识地蜷起身子减少翻滚带来的伤害,双手却不肯放开那枚棋子护住身体重要部位。

  一阵天旋地转后迎接他的是脑门再一次的重击感, 总算刹住车的身体沉重的不被大脑支配、又一次重重的撞上某个凸起的障碍。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走,奥拉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混沌一片,眼前惨白后又灰暗起来,一会儿又浮现了模模糊糊的树木纹路和几片落在他面前的叶子的形状。

大脑和身体完全不在同一个频道,身体完全用不上力,动动手指都困难。思想在黑暗里翻腾,无休止的眩晕里一会儿叫嚷着快跑快跑、一会儿又迷迷糊糊地发问。我是谁?无冕之王……又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这么痛?

远处似乎传来了什么嘈杂的声音。奥拉想听,微微抬起头又被剧烈的绞痛摔回地面。少年连呼吸都困难,鼻子嘴巴齐上阵一抽一抽汲取空气全然不顾自己现在有多滑稽。他顶着持久不散的天旋地转撑起了僵硬的上半身,胸口像是钻入无数细小的虫豸一样细密尖锐的绞痛,他不知道自己的脸色有多难看,一手撑着地面另一只手依然固执的攥着细绳,还有细绳下紧紧箍住的黑白棋子。

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混乱的色彩旋转成了漩涡,目眩到令人反胃。喉咙堵着什么无法发出声音,像是濒临窒息一样他张开嘴——滚烫的液体顺着喉咙粘连着五脏六腑一般,色彩鲜艳的沾在白色的衣物上、赤红一片,灼烧到眼眶发痛。

太难受了,……也太痛了。

难受得想大叫喉咙里却发不出声音,混沌中残余的理智又不知道被谁捡起、朝奥拉大嚷着说不可以。混沌一片的脑子里却感觉有谁抓住了自己的手而下意识的挣扎,力道却并不粗暴而是小心翼翼的从背后撕开的伤口绕过。一双有力的手就这么把他抱起来小心翼翼地拢进手主人的怀里。细碎的皂角香气不可思议的熟悉,奥拉怔了一瞬,勉强睁开酸楚的眼睛。

赤红的血迹沾在洁白的衣衫上,却不是他自己的。还处于混沌的大脑猛地运转起来,奥拉探手用力抓住环绕自己的手臂,不管脑子里混杂成一团的语言究竟是什么全部倾倒出来。

“任务、呼,已经、算是完成?”

少年不顾自己的伤痕累累弯起近乎哭泣的笑容,将紧紧攥住的手心张开露出完好无损的黑白棋子。

“抱歉、不太顺——咳——顺利…”

“……我不怪你。”

看不清王究竟是什么表情却觉得并不安心,瑟缩起来他下意识揪住了王染着自己鲜血的衣领。周遭的空气像是暴雨将至前一样沉闷,难以呼吸,奥拉只觉得一阵一阵的发冷。无冕的王双唇紧紧抿着,平日里总噙着的清浅笑意无影无踪。鎏金的瞳孔褪去耀眼的光泽在过长的刘海下晦暗不明,王的视线飘到不远处赶来追杀的守卫,喉咙里发出近乎嗤笑的声音又低下头,修长的手指轻轻搭在奥拉的眼睛上,垂下眼声音柔和的宛如安逸的摇篮曲。

“我的好孩子,睡一会吧。”

他轻声诉说,抬起了眼弯起唇角。

“……这些杂碎,交给我。”

震天动地的爆笑声。
是这样没跑了

我猹某人今天就要懒死:

是我没错←_←(要点脸)

白花花白白胖胖吃包子:

是我了otz

火尧:

是我了,谢谢加仨感叹号!

🔞胜出adult杂志主编-大鹿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日不日lof我倒是不在意 你们日但是别告诉我就行www  其他的就真的是我了尤其那个回复的哈哈哈哈哈哈 我真的超话废!

夏小伊:

笑死我了!!太真实了靠哈哈哈哈哈哈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